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时间线.008

  “吱——”

  木门被推开时摩擦的吱呀声响起,明艳的阳光照亮的屋子内,面色淡然的人儿自桌前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向来人问到:“准备好了吗。”

  门屋外的大和守安定在听到后立即朝着面前的人低下头来点了点,开口应答到:“审神者殿下,刀解需要您的指使和在场。所以——”

  甚至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面前的审神者皱着眉头神情满是嫌恶的起身打断了安定的话:“走吧。”

  “…请随我前来。”

  看着径直越过自己的审神者,安定低着头没有停下的接了下去,听着屋外的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若是此时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的是那被碎发遮住的深蓝色瞳孔中一闪而过着的不明光芒。

  刀解池旁。

  明石牵着萤丸的手轻轻的安抚着他,沉默着站在一旁的爱染眼神不时的朝着门外看去。

  随着逐步接近的脚步,踏入门内的审神者与随后进入的安定一同看向了被明石护在了身后的萤丸,安定的目光在触及明石身后的萤丸时,也似是礼貌性的和明石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怎么回事。”就在这一片安静的环境下,审神者不满的声音打破了情况的僵持。只见审神者的眉头皱起,投向萤丸的目光中充斥着不耐和厌恶的情感。“还不开始么?”

  明石身侧的爱染在看见那道充满着恶意目光的目光时,就身形微动想要冲上去却被明石按住拦下。安定在听了那样令人心寒的话语时,也只是低下了头来不再做声响。一时,充满了人的刀解池内竟是无人应答的寂静。

  “啊——抱歉抱歉,现在大概还不是开始的时候。”在这样空旷寂静的氛围,明石就像是要吸引他人注意一般举起手来开了口。事实证明这样的法子也确实是奏效的,审神者的视线转向明石,伸出手来指着明石身后的萤丸仿佛是要开始质问般,却被明石中途打断,“因为啊,身为萤的监护人的话…我觉得还是有这个责任要说一下的。”

  “哦?”审神者的眉头挑了挑,似是有些兴趣的看着明石,充满蔑视和嘲讽的目光就这么直白的看着他,“怎么说。”

  明石笑了笑,抬手将他鼻尖上滑下了些的眼镜推回原先的位置。镜片之下,他的眸光就仿佛是因为镜片的反光而显得有几分闪烁不定。他微微一笑,随后走向了审神者面前的位置,语气如同平常一般:“关于萤的刀解这件事吧—”

  “——我不同意。”

  空气就像是因为这句话的落下而开始凝结,审神者的眼睛有些危险的眯了起来,他看着明石不由得低笑出声,随即应声道。

  “你凭什么。”

  “哎呀…这可真是件麻烦事啊。要解释为什么之类的事…”虽然口上是如此的说着,但从明石笑咪咪的面孔上却是找不到任何的说服力,“那就是不凭什么吧。”

  明石的话语刚落,就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话一般,审神者突然便冷笑了起来,他看向明石的目光中毫不掩饰的释放出威胁的气息。

  “你这是在逼迫我?”

  “大概可以这么说吧。”

  “你倒是不错,敢向审神者威胁。”

  “那么究竟是怎样的结果我也是很期待的。”

  “不行。”

  对话了许久,在周身压迫的气魄逐渐加强时。审神者的话终于是结束了这样的对话,他看着明石,眼底是绝对的冰冷。

  “只是区区的武器而已,竟然还想要驱使驱使者,真是妄想的可以。”

  “差不多也该结束你那种可笑的幻想了吧,没有用处的东西自然只能得到该有的、被废弃的待遇。还在期望着什么无聊的奇迹吗,未免也太天真透顶了吧。”

  “刀剑只是刀剑,只是个用冷材料制造出的冷武器而已罢了。”

  “想着拥有人一样的思想和待遇,还真是…”

  “无聊至极。”

  血红色的物体自白色的衣物下飞溅而出,横空飞出的身体落在刀解池中渐渐地开始若隐若现,呈现出将要消失的征兆。爱染呆愣着牵着萤丸的手张大了嘴巴看着手中拿着血刃的高大人影,只见一直以来都在沉默的安定自一旁走过与那道人影站在了一块。

  是、是被刺穿了身体的…

  是血红色的…

  是在刀解池中若隐若现将要消失的…

  但是……

  那个是……

  “伤害审神者。你们这是要和政府对抗。”

  是的,这一切赫然是发生了。但那发生了的事件中的主角,竟然是审神者,这是爱染完全没有想到了。就在混乱之际,他从他糊
浆的脑袋中捕捉到了审神者的话语,到底是刀的本能让他无法接受,只能机械的转过头来看着明石闪过寒光的目光,耳边回响起明石在甩出一把利刃让那道残影彻底消失时的冰冷话语。

  “废话这么多,还是闭上嘴好了。真是的。这么多的事情,还真是让人…”

  “连嫌麻烦都嫌不起来啊。”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