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那年繁花。》

    爆破弹、闪光弹、烟雾弹。 百花缭乱不顾一切的丢掷着技能弹,掩护着落花狼藉的身影。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影之中,一叶之秋仅剩下的半血正随着时间迅速的流逝,其余的嘉世选手们也快要支撑不下。而在百花缭乱掩护下的落花狼藉当即开启了技能狂暴!双目猩红举起重剑葬花向一叶之秋劈去!血花飞溅着双方交换,和一个不停进攻开启了狂暴的狂剑士的攻击下与人换血,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结果呢? 答案是——

    一叶之秋倒下了,嘉世倒下了,嘉世……输了。 但百花战队获得了冠军!! 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时候啊!现场的百花粉丝们疯狂的挥舞着双手迎接着他们凯旋的选手,他们尖叫着,他们打破了嘉世的金身!打破了嘉世成就王朝的美梦!这个别人没做到的事,他们百花做到了!

    不仅仅是观众,就连百花战队下台的选手们的脸上浮现出的,也全都是赢得了比赛后的不可思议和欣喜若狂。他们相互拥抱着,激动的朝着场外粉丝们挥动双手来回应粉丝的热情,他们也想着让全中国,乃至世界知道这个胜利是属于他们——是属于百花的!

    而就在这样热闹的情景下,也有些与之相差极大的一番。有人激动自然也免不了有的人要伤感,比如粉丝台上的嘉世人们。即将打造出的那个不老传奇、三胜不败的嘉世王朝近在咫尺,却因这一局的失利而永远的消失,这如何不让人失落?换做是任何一个人,也无法承受这临门一脚空的痛苦。于是,嘉世的粉丝们沉默着,嘉世的选手们沉默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也沉默了。

     ……冠军? 冠军。 张佳乐得了冠军,但他的内心中却没有出现星星点点的激动,他的心中没有任何一丝情绪的涌动。有的只是一股异样的感受,张佳乐觉得他的头部开始有些发晕了,心中就像是一块石头压着让张佳乐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有些犯恶心到想要吐。

    冠军?那是真的冠军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拿走冠军的人……不是嘉世?

     张佳乐没能够明显的还没能回过神来,他就像是出神了般,只是盯着某处动也不动,这个渲闹的世界就仿佛所有的都被过滤掉了一般黑暗而又安静。就在他觉得这个世界仅仅只是他一个人时,突然他的耳边便出现了一道声音。

     “值得吗。” 黑幕之下,一切破灭。这个世界仿佛回到了只有他们时候的一般寂静,百花的队服被拽在孙哲平的手中了却始终被没有穿上。张佳乐看着他的手上缠绕着的绷带,孙哲平也只是拽衣服深色平淡的看着他。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么的对视着。

    张佳乐知道,在他看见孙哲平的第一眼就知道了。这个孙哲平与前边的不一样,他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却也没有说出口。孙哲平再次的重复到:“值得吗。”

     他并没有得到张佳乐的回应,但孙哲平也并不在意。他不管张佳乐是没听到了,还是装作没听到。他依旧如他平日性子会做出的那般,抬着头注视着张佳乐的双眼继续说下去:“差不多该醒醒了吧。”

    “这样就灰心丧意了?”

    “你在后悔什么,这个场景。”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当初没能拿下冠军。”

     “于是就做了那样的梦?”

     “……” 张佳乐没有回答。他沉默,孙哲平也跟着他一起沉默,一时间,整个世界就像是失去了声音了一般寂静,仿佛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时间都停止了。

    但这样的场景终究是未能持续的了多久,孙哲平看着别过头去的张佳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维持的平静:“张佳乐。”

    “……干嘛。”

    “你自己也讨厌吧。”

    “什么?”

    “刚刚的事。”

    张佳乐不说话,他没有转过头来看孙哲平。废话,怎么可能去看。孙哲平是有多熟悉张佳乐张佳乐会不知道吗,他是绝对不会想让孙哲平知道自己在看到刚才的场景时,差点要吐出来的事情的。

    张佳乐不想说,但孙哲平就不知道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孙哲平对于了解张佳乐的了解,从来都只是有深不浅,就算是张佳乐不说,孙哲平也必定会从他的任何一个举动中知道他的情况,只是想与不想之间的问题罢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他并不打算温柔的开导下去,他只是挑了挑眉头,不顾张佳乐的沉默,继续了他的质问:“你是小姑娘吗。”

    “我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既然还在渴望着,你又为什么还要违背自己呢。”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而已!!”

     “哪样?不打了?”

    “我……”

    我什么呢?张佳乐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什么都说不出口了。想要说出的话全部都在蹦出的那一瞬间被压制而下,卡在喉咙中最后消失的灰飞烟灭。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什么也反驳不出来。我什么?我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孙哲平问他,是不是不打职业联赛了。这怎么可能!!他对胜利、对冠军的渴望,怎么可能会允许他随随便便的就去放弃比赛?如果他放弃了,那有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梦啊…

    但是…真的……已经很累了啊……

    张佳乐在此时,他的心中最先感受到的是隐瞒在最为深处的委屈和不甘,他的眼泪在此刻已经完全是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他在孙哲平面前肆无忌惮的哭着。

    明明是每一次,每一次都仅仅是差那最后一步。但那最后一步,却永远都是他摔倒的地方,多少次摔在那里,他已经不想数清楚了。他只知道,一开始的他是失落的没有错,但他不会去灰心丧气,因为他认为,他和孙哲平是绝对有夺冠的能力的,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机会。今年不行?明年!明年不行?再明年!他们总会在退役前,亲手摘下一次桂冠的。

    他想着,想的多么美好。但是现实呢?现实却是毫不留情的拍下了一次又一次奋斗的他,更是以手伤为借口,带走了明明是正是巅峰却万分无奈的孙哲平,就仿佛在对张佳乐说:“看吧,你们不行的。”

    但是他是谁?他是张佳乐!张佳乐又是谁?是一个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人!

    他咬着牙,拼了命,甚至是一个人扛起了两个人的责任,用更加疯狂的姿态,带着百花一往无前,但依旧是摔在了同样的地方。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职业选手有多少个一年能够挥霍?没有几个。张佳乐累了,他累了。这么多年的疯狂依旧得到的还是那个令人绝望的结果,不论是身心哪个方面,他都已经万分疲惫了。他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于是,他退役了。

    他当然知道为何少年会有如此恶心的症状,因为哪怕是他也被自己给狠狠地恶心到了。他在内心的深处,依然是觉得这只会在梦境中肖想着获得冠军的自己是可耻的!为什么呢,只因为张佳乐内心的不甘。

    孙哲平看着他,没有说话。约摸半晌,他才从口袋中掏了张纸巾递给张佳乐,张佳乐没有说话,接过手来将泪水擦干。孙哲平问到:“哭够了吧?跟个姑娘似得。”

    “你才姑娘呢…”张佳乐听到了孙哲平的话,除了嘴里嚷嚷着这句外,就在也没什么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右手拽着将百花的队服甩至身后,他突然笑了。

    “张佳乐,我知道你心有不甘。既然还渴望着,就去追吧。别说是为了我的那份,那都是放屁。把自己的争夺回来就行了。”

    孙哲平伸出手,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他的面上相比起曾经是有了些许沧桑,但他的狂,却是比起他曾经来分毫不差。他将百花的队服随性的丢到了张佳乐的手中,只是平淡的丢下了句,然后,便再也不做停留的转身,消失在了这片黑暗之中,只留下了张佳乐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队服发呆。他听见了,孙哲平最后对他所说的话,那一句话是——

    “夺下他吧。”

    是的,夺下他吧。张佳乐抬头看向孙哲平离开的地方,又出神的就像曾经他问孙哲平的那样,轻轻的呢喃到。

    “冠…军?”

    只是这一次,他不在需要由别人来回答了。张佳乐重新看向手中的队服一眼,他不禁笑出了声。他的眸中除了满满的笑意外,便是坦然的坚决,他像是曾经的孙哲平一样,坚定的回答道。

    “废话,冠军!”

评论 ( 2 )
热度 ( 7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