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那年繁花。》

    和煦的微风吹拂过脸颊,给人以最为舒适的抚摸感触,白色的棉云在空中晃晃悠悠,就像是庭中散步的闲人一般懒散,轻柔的阳光铺在了大地,是只有在春天中才会出现的美好。

    阳光照在了一旁偷懒的张佳乐身上,显得他的面上也是几分稚嫩。在这片本该宁静的清晨,他的身后却传来了破坏意境的声音。明显是闲得有些发慌的张佳乐,在听到了那些哐啷哐啷捣鼓东西的声音时,也不由得有些疑惑转过身去看向那不远处的身影,他也没几分正经的朝着忙碌的问道:“嘿,大孙。你这是干嘛呢?”

    孙哲平抬着一台电脑,面色平淡,几步便从张佳乐的面前走过,也不带停下。但他仍然没有忽视了张佳乐傻逼一样的问题,满是无所谓的丢下了一句话:“搬电脑,训练用。”

    哦…是的。恍惚了一下的张佳乐在得到答案后,不由得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景象感叹了一番。是啊,他和孙哲平现在可是在百花俱乐部,现在正是战队成立的初期,自然是得布置好一切才对。更何况他这次和孙哲平的前来,本身也是想要帮一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的。

    于是张佳乐在看了看那堆运来的电脑后,也学着孙哲平那样抬起了一台,此时的他和孙哲平距离还并不是很远,于是他一边大步却又小心,一边朝着孙哲平的背后大声的招呼到。

  “哎!大孙你等等!我也来帮忙!”

    战队成立初期总都是困难的,更何况还是在早期并不成熟的联盟,这条件就更为艰难了。但张佳乐和孙哲平只是不屑一顾的笑了一笑,便再没什么了。笑话,如果连这点屁事都无法坚持的话,还说什么职业选手呢?洗洗睡吧。

    时间过得很快,只是转眼间便是一个一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张佳乐和孙哲平之间的磨合确实越来越好,配合也越发的熟练了起来。而后在这刚刚开始的第三赛季中,他与孙哲平的组合繁花血景更是崭露头角,所向披靡横扫千军,一路直奔着季后赛进发。

    张佳乐看着屏幕上比赛的排版,他盯着那个写作百花的字样。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满足,这可是他和孙哲平所创造出来的成绩,这怎么可能不去骄傲骄傲呢?他就像个急于分享的孩子一般狠狠扯了扯一旁孙哲平的衣袖,哎哎的叫到:“大孙大孙,你看,我们真的马上就要进去季后赛了哎!”

    他欣喜的想要朝着他的搭档分享他心中的喜悦,他本以为孙哲平此时也定是开心不已。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孙哲平在他的拉扯下只是皱了皱眉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后将耳机摘下了些许,转过头来满是嫌弃的看着他说到。

“张佳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想想冠军行不行?”

  冠军?

    张佳乐明显的愣住了神,他呆呆的看着孙哲平重新戴上耳机转过头去继续操作,没有任何的一点反应。他是有想到过孙哲平不一定会与他一般高兴,顶多或许就是开口说说他叫他好好比赛。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孙哲平给他的答案竟然是……

    ——想想冠军行不行?

    张佳乐心中的某处仿佛被狠狠地敲击了一下,他久久的看着孙哲平没有动,但手上扯着的衣袖却是松开了。孙哲平没有理会,仍然在做着他的操作。但在几分钟后,孙哲平还是注意到了身旁一直一声不响的张佳乐,他再度摘下耳机颇有些疑惑的问到:“张佳乐,你怎么了?”

    他听见张佳乐叫了他的名字:“孙哲平。”

    “嗯?”他应到。

    “冠军?”张佳乐的口气中带着些许不确定。

    “废话。”

    孙哲平觉得有些好笑,他看着张佳乐茫然的神情随意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对于他来说,这或许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但在张佳乐的心中,却是扎下了一颗无法拔出的种子。或许孙哲平也不会知道,对于张佳乐来说,从这个时候开始,那两个字就成了他之后的执着。

    一路上,他们斩断了多少的来敌,打落了多少的人马,或许他们也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们最后,终于是迎来了这象征决定性的一场比赛。

    决赛。

    张佳乐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能站到这片赛场。虽然早在那个时候的他就早已下定了决心,但等到了真的站在那临近于梦想的位置时,他倒是有些恍惚了起来。毕竟冠军,对于张佳乐来说,那也曾是不敢想的东西。而现在,那个哪怕是在梦境之中也不曾出现的东西,此刻却于他而言,如此之近,近到几乎触手可得,只差一步的位置。

    张佳乐的心中不免得伸起了几分害怕和紧张,他怕,他怕他会搞砸这一切的一切,他怕他在场上可能会出现一个极大的失误,让一切的努力尽数报废。他整个人就处在了压力极大的状态下,而在此时孙哲平却正好向他走了过来,他看着孙哲平,本是空白的脑中不由得想起了那句话。

  他说到:“冠军?”

    “冠军。”孙哲平平淡的口气,就像是把可靠的剑,斩断了张佳乐心中犹豫的丝线。张佳乐觉得,他仿佛是一瞬间回到了训练室,感觉那样的熟悉和让人安宁。或许就是在这样的影响下,张佳乐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出场之际,他再度小声的念念了一句:“冠军。”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是不是听到了,也不知道他如何是在热闹的现场上听到这么小的念叨声。他看到孙哲平笑了笑,孙哲平的话仿佛是回应他的一般:“夺下他吧。”

    这个人还真是跟他的职业一样啊。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也不由得笑了出来,他自信的抬起了头,朝着场上走去。

评论
热度 ( 8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