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白鷺自戲[漫畫梗]

時間到。

看著沙漏中最後的一粒沙子自上半段的玻璃中滑落下,與所有的沙子再度混在一起。淡然的發出一聲提醒,算是對自己這個場上已經暴躁起來的,并不算省心的弟弟一個警示。

手輕輕的擱置在了沙漏上,俯首將視線移至人的身上,映入眼前的人果真是跟推測中的一樣,完全沒有晃過神來露出呆滯的神情,想到之前那位帶著面具的考生與人的對戰,按照自己對著對方的理解。接下來如果不阻止下來的話一定會與那個考生直接打起來了吧。俯視著場下的人像是強調一般再度重複了一遍。

到此為止了,五分鐘時間到了。他過關了。

如同意料之中的,場下人高聲大喊著不管要報仇的話在下秒中傳入了耳郭內。很是不耐煩的陰沉下了臉來。壓低了聲音給人發出在忍耐範圍中最後的通牒。

我說最後一次,他過關了。立刻給我從場上滾下來。別再丟人現眼了。

做出了這樣的姿態,如願的得到了人雖然不甘心但還是離場的回答。迅速的收回了放置在扶手邊的沙漏,稍微的準備整理了一下,傾側身離開原先的位置,快步的走到了將與考生戰鬥的賽場之內,雙手環抱與胸前。微昂首視線向下看著拿著點名冊的人,頷了頷首。

[既然準備好了話。就開始吧。]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