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时间线06.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泉萤啮!!!!”

愤怒的少女一把推开了门用力的拍打了桌面以此来发泄一般朝着对面的人大吼着。

“…………”

对面的人只是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带着平淡的表情整理者手中的书本后如此云淡风轻的回答了少女。

“什么都没有。”

“不要骗我了好不好!你这样子是会被他们怨恨的!这个职位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天才一样的头脑用到哪里去了啊!!你说啊!!”

少女的情绪明显是十分激动的,她一把拽过了人的领子将人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来。眼睛中带着很浓重的责备直视着人。

“我这样子做有自己的理由。”

人依旧是那样的神情,抬起手来轻轻地拍开了少女的手。往着门外迈开了步伐头也不回,只留下了声音。

“沉萤啊……”

“你只要支持我就好了。”

-----------------------------------------------------------------------------------

萤丸看着平日很好脾气的审神者今日的一张脸都是黑着的。

就连办公的时候也在生着闷气的样子,拿着笔在一旁的白纸上画来画去却不知道在画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主上怎么了吗?”

“啊??”被叫到了名字明显的,审神者并没有晃过神来嘴里发出了疑惑的啊啊声,知道一会儿过后脑子里接收到了的确是在喊她的信息时才肯定的嗯了一声并开口问道“萤丸?怎么了吗?”

“没有哦。”萤丸摇了摇头后伸出手指了指审神者。“但是主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啊……”只是简单的一个发音,却被审神者拉的很长很长,直到没有气了,审神者才换了口气后闭上嘴来默不作声。

“……”

萤丸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但他知道现在的审神者似乎需要一些时间便十分自觉的退到了门朝着里面趴在桌子上玩弄着手中黑笔的审神者询问了需要出去吗的问题后在得到审神者应下的回答便拉上了门顺着本丸的走廊走去。

“今天,没有来呀。”

在漫不经心的走到了后院,抬眼看到了那个倒映着樱花树的水池时,萤丸不由得坐了下来,几日里人都没有来让他有些失落和疑惑之外,还有一些不安。

“究竟是怎么了呢。”

轻风缕缕,捎带起了些许发丝,虽有些凉,但和煦的阳光所带来的温暖,还是让人觉得享受。萤丸不禁抬起了头来看一看蓝色的天空。白色的白云镶嵌在蓝色的披布里,带来了艺术的美感。

“很漂亮啊。”



……等一下……



眼睛…………



突兀的,从眼睛里传来的剧烈的疼痛就像是一下子被打散一下扩散开来,一瞬间的传来使得萤丸不适应的伸出了手捂住了那只传来了剧痛的眼球。

“好……好痛。”

快要昏死过去了啊……

萤丸的身子也因剧烈的疼痛本能的蜷缩了起来,虽然本是刀剑但现在付丧神的姿态使得他必须得尝受这样的痛苦。

“为…为什么…。”

意识逐渐在疼痛中消散,于他脑海里,眼球神经所传来的疼痛慢慢的剥夺了意识的主权并像是嘚瑟的越来越猛烈,意识不清了,无法控制自己的一切,快要倒下的萤丸在最后一丝意识还存留着的时候,艰难的捂着眼睛吐出了这句话。

------------------------------------------------------------------------------------

久违的更新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看。

能看就已经很感谢了。

感谢愿意来看这么迷得文章的你。

看不懂的请说明,在不剧透的前提下会一一做出解释。

评论
热度 ( 11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