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时间线004.

004.

锻出来的刀不是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在萤丸拿来刀的时候脸色赫然一沉,在沉默了几分钟后。坐在她的椅子上朝着萤丸的脸上狠狠的一甩袖子。

“滚去本丸的后院跪上一个时辰再来找我。”

萤丸默不作声的从审神者工作的地方退出去后在本丸的后院的石阶上跪了起来。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随着长时间下来,腿部慢慢变得酸痛起来,膝盖在石头的搁碰下也渐渐的变得发青了起来。

萤丸冒着冷汗依旧跪着,直到审神者淡然的走过,赦免了他的惩罚并这么的说道。

“给我去6-1。”

“……是。”

即使知道6图不适合他与一队的伙伴们去战斗,但是萤丸还是应下了。

勉强的结果注定了也是勉强。

萤丸勉强的出站到了最后也是勉强的回来,所以等他回来时,审神者看见的是受了一身伤的萤丸与一队的伙伴们。

她什么话也没有说,整个本丸静悄悄地宛如死了人一般。

突然地,她拿起了在她身旁的花瓶就这么用力的朝着跪着的萤丸头上狠狠地砸去。萤丸也不敢闪开也就这样硬生生的接住了。白瓷所做的花瓶在哐的一声后碎了一地原本无暇的白色上沾染上了红色的血液。本就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他的头上又被那白瓷所做的花瓶给砸出了血来。刺骨的痛意让萤丸不觉得发出嘶的一声身体一抖。从头部垂直流下的血让他只能闭上了眼睛。

“没用。”审神者黑着脸,手握成了拳头。语气中带着萤丸就算不睁开眼睛也能够感受到了强烈的气急败坏。

“废物。”

血的流失使得萤丸的头有些的晕眩,他的意识如同被一点点的夺走了一般渐渐地变的模糊。

“滚吧。本丸不需要你这种废人。”

审神者的声音在萤丸的耳边这么的响起了。如同被人踩着一般,萤丸的身体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他的头发被一只手给拽了起来。即使不用说,萤丸也知道那是审神者的手。

“反正你每一次带队也几乎都是走错路不是吗。”仍然保持着的平淡声音中在萤丸听来却带着一种浓浓的恶毒味道。“那么就把你的眼睛给挖出来好了。”

萤丸在眼睛闭上的黑暗显得灵敏的听觉中听到了利器划破空气特有的声音,审神者的话让他不由得挣扎了起来想要逃脱却因为头发被紧紧拽着的原因不得实现,反而挣扎让他的头皮传来了疼痛、萤丸拼命的摇着头,企图逃离开却怎么样也无济于事。直到那一个花瓶的碎片在那一瞬间刺入了他的眼睛使得脑神经感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的时候,萤丸的身体如同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双腿到处乱踢着,他的手颤抖着捂住了那只不断的流出红色有机物的眼睛。嘶哑的声音带着些许隐含着的恐惧用尽全力的大叫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就是这样。萤丸的眼睛瞎了。

拒绝刀片。

看不懂的可以问问我。

评论 ( 3 )
热度 ( 7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