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御沉萤 存戏

只是存个戏!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x

五虎退自戏:
 蓝色晴朗的天空.缕缕轻柔的微风拂过带起些许的发丝.顺带着捎走了些热度让人感到凉爽起来.很是开心的走在一如平常的本丸走廊中进行着每日一次的陪小老虎们散步的流程.四处张望着欣赏本丸内美丽的新景色.不知为何 突然怀中的一只小老虎一下子嗖的一声便跳了出去.状况外疑惑的咦了一声在反应过来时便整个人都张慌失措了起来.嘴里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刚想带上另外的几只去追回逃跑的那只小老虎.才一转头便看见空空如也小老虎们都已经开始跑走的事实.慌慌张张的张开手看看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白色小球急忙扑过去想要抓住他却一不小心的摔了一个大跤一下子栽在了本丸的草丛中.挣扎了一下总算是挣脱了.只得稍稍的提高自己的音量用自己认为已经非常大了的声音朝着小家伙们说着自己的话[不..不要跑啊...等一下.]但即使如此小家伙们也像是并没有听见的并不理会辛辛苦苦追逐的自己而是继续的跑着.随着长时间的追逐战自己的体力有有些不支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疲累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慌乱得心情给迫使自己瘪红了脸如同快要哭出来一般的发出呜呜的细小声音.眼泪在眼眶中一遍一遍的打着转.不时的用左手右手的袖子轮流的重复着抹去泪水的动作.喘着粗气疲累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慌乱得心情给迫使自己瘪红了脸如同快要哭出来一般的发出呜呜的细小声音.眼泪在眼眶中一遍一遍的打着转.不时的用左手右手的袖子轮流的重复着抹去泪水的动作.在感受到腿旁传来了像毛一样的柔软触感时才稍稍收敛了点自己的泪水.眼前几只排着整齐队伍的小家伙一人嘴里叼着一朵还带着些露珠的花朵并凑过来象是要送给自己的模样.有些不可思议的眨了眨刚才才哭过的眼睛接过了这些白色小团子们送来的礼物.破涕为笑的感动的抱住的了它们软软的身体.将花朵一人一只的别再它们的头上后略微的用力抱紧了小老虎们回馈他们一个大大的笑容.因为哭过而带着些许鼻音的将头埋进他们柔软的皮毛中[谢..谢谢你们!]

萤丸[战斗]

要出阵了呢,我走啦[在得到了主上出战的命令后从本丸的小毯子上跳了起来.身为队长的自己便在第一时间找齐了所有的一队伙伴们.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后伸长手向着在一旁挥手的主上告别.来到主上指定的地方后一如既往的开始了出战前的索敌任务.一边侦查着一边思考的发出了疑问.因为出站的心情愉悦而微微扬起来尾音]嘿嘿嘿……敌人是怎么样的呢——[不一会儿便探测到了敌方的队形为鱼鳞阵.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迅速的将队伍整顿为克制鱼鳞的逆行阵.身为刀的本能使自己有些兴奋于这场战争.便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自己的刀]嗯.那么.华丽的开始战斗吧![战斗也随着这一声正式的开始了.视线锁定了自己攻击范围内的三个打刀.稍微用力拎起了手中的武器率先朝着敌方砍去.虽然一个人都没有砍掉却成功的碎掉了三个人的刀装.即使如此心里难免还是有些遗憾但此刻并顾不上什么放手让了另外一位去攻击.这次是久违的拥有着高等级敌方的难度战争.不知不觉的在这场战斗中越来越兴奋起来了.用力的挥舞着自己手中比自己高出了不知道多少的本体.攻击时口中也不时的带着自己为砍杀人而配带上的锵锵的音效.却因为一时的不备而不小心身中了一刀.感受到了疼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忍下迅速的给了对方一个还击并且远离.对方下手的程度之重使自己的收到了重伤.少见的血也飞溅了出来.]嘿嘿嘿,算你厉害……不过....[不肯认输的使自己站直了身体继续作战.因为大意所以产生的不必要伤害让自己十分的不甘心.情绪使自己将手中的刀握得更加用力.我也是不弱的啊!上次再次挥舞手中的刀.看见自己成功的击杀了两个敌刀后.稍稍的松了口气.似乎战况也是结束了呢.微微的歇了一口气.当看到了自己被颁发到了一个闪光光的誉时.十分高兴地跳起来并将誉拿出如同孩子一样的炫耀.并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略微提高了些声音大喊道] 赢啦赢啦!

[沉海梗]

[我……]刚想开口吐出了明明平时最为熟悉却在此时念的含糊不清的字紧接着便是如同泪水般咸的海水的涌进.急忙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捂住自己说话的嘴巴原本紧闭的眼睛此时也因为害怕而闭的更加的紧.即使自己肺中的氧气已经所剩无几身体本能的想要张开嘴巴去呼吸.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极力的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做出那样的动作.因为自己对于这个是了解的,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除了加快自己的死亡速度之外,其他的什么都做不到.即使没有睁开眼睛也能感受到身体在不断的下沉,耳朵里除了不断进压的海水与越来越重的类似于耳鸣声样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见.越渐稀少的可用于维持自己暂时存活生命的氧气让自己想要呼吸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头部因为缺少氧气的原因也变得十分的晕眩.从身体内部传来的压力感与氧气成为反比例的逐渐增大如同是要将这具身体给挤压碎裂掉.时间的增长给自己的处境带来的是成正比例的不利,无论是身体的沉重还是海压的上升亦或是氧气的流失所带来的意识的减少.在这个模糊不清的情况下有些艰难的抬起沉重到快来失去直觉的一只手.即使不用睁开眼睛也可以想象的到海的上面一定是美丽的光,等待自己的则是与之相反的黑暗冰冷的海底.体温被肆意的掠夺走了.身体的不再有太多的直觉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唯一仅剩的一点点意识也消失无几.明明没有睁开眼睛却不知为何眼前出现了一点一点的光芒就像上次损坏时的样子.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嘴巴也在这时失去了闭起来的力量微微的而微微的张开.留下的则是犹如鱼儿吐气时的宣告死亡的气泡.而在此刻浮现在已经意识不清的脑子中的确实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最为清楚的话.[萤火虫啊……闪闪发光的呢.很漂亮哦……]

[幼年ayano]

[看着眼前排排坐沉默着的三个孩子,从来到家里的时候到现在为止都是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只能默默地站在他们的面前.想让他们开心一点这样子的想法不断地驱使着自己动脑筋想出让大家能够开心的办法.昨天自己拿出了画纸大声对着他们地说着来画画怎么样?以及大昨天搭积木时大喊着大家一起来盖漂亮的积木房子吧!这样的的话.却都是换来了三个人的沉默而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苦恼的做出沉默着思考的的样子.习惯性地闭上了眼睛.嗯.....该怎么样才好呢..]啊.对了![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喜的叫了出声.从自己的房间中拿出了已经被自己放置了很久的红色围巾.以十分帅气的姿势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并做出像动画中超级英雄一样的动作 [快来!看我的!] 露出了十分开朗又有些得意的笑容这么的大喊着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力.当看到了三个小小的脑袋抬起来看第一次不胆怯的看向自己.眼睛中充满了憧憬而不再是害怕时.心中不由得地升起了一种满足感.回想起了平常看动画片时超人在做出大事情前会很帅气的说一些词语和保密什么的便按照自己的印象学着他压低了声音做出很酷很保密的样子嘘的一声 . [那么.一起来像英雄一样的玩耍吧—!]

御神乐星锁 

今天那个笨蛋不在呢.]脑里一边回忆着女孩欢呼雀跃的白痴行径一边不由垂头无奈地叹了叹气内心虽庆幸却不知为何蒙上了一层失落.即使这天是自己生日因为不常提起也是冷清到不行地结束了一天.疲惫地回到房间.一进门却瞥见一张纸条静静的躺在自己的书桌上.疑惑地走上前将纸条递到眼前仔细察看才发现像小学生般古怪的字体在纸条上连起顺序混乱的话语[星锁女神.今天是你的生日呢虽然星锁前辈可能不大乐意但是我还是要祝前辈生日快乐变得更加漂亮!!我可是有打听过很多次的呦!一直一个人的话会孤单的呢!所以请和大家一起玩吧?现在打开房门去到外面的话可是有很大的惊喜哦!!!拜托了库路美老师好不容易贴进来的希望一定要看到啊!!!]这样的话啊...默默地注视了一会儿后.咬着牙脸色微红动作不自然地狠狠坐在了床上。                              才不是女神啊..所谓的美里可是哪里都不算吧?...就连祖母的期待..也一点都没有完成吧?...不仅如此.连自己也变得奇怪了呢.糟糕透顶的结果.可是不想就此屈服啊!想要改变这些事情的话..那件事情。。如果是将我所谓的食谱上取上名为幸福的名字的你的话..一定能够做到的吧.绘留奈.]谢谢你.[轻轻地说出了这几乎立刻消散于空气中的话后只是扔掉了手中的枕头走向大门口轻轻地推开了许久没由自己亲自动手打开过的大门.侧身背对着门露出半张欢笑着与一群少年少女嬉笑说着些什么的满面元气笑容的少女落入了自己视线中.在与那人惊愕继而喜悦的瞥向自己的目光对视上后轻扯嘴角微笑着说道.  [早上好啊.绘留奈.]

泉镜花

红色的血液就这么的喷撒着,象是油漆一般,在喷撒的同一过程中染红了本该是黑色的地面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特有腥味。明明是个孩子的模样,再看见这个场景时却是并没有多大的神情变化,依旧保持着无事人一般的淡然,眼前的夜叉尖利的刀锋早已将任务下达的人的脖子给挨个抹去。濒临死亡前挣扎的狰狞表情依旧还存在。静静的等待一切都好了之后,过去检查了一会儿,直到确认所有人甚至连一丝的呼吸都没有的死去了后才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打开套于脖子上的绳子所连接的白色翻盖式手机,看了看用着24小时格式显示着的11时30分。并顺手收回了处于原地不动的夜叉白雪。与预计的时间一模一样,得赶在警察来之前离开。脚下稍使力一蹬,以十分快的速度而移动着。在持续了不久这样的跑后才逐渐的放慢脚步甚至停下。随便的找到一个黑暗的小巷中轻轻倚靠在墙壁上,墙壁冰冷的触感顺着较为薄的和服面料传来。拿出了手中握住的手机,安静的注视了许久。微垂下黑色的眸子,握住手机的力度不由得更加的重了些。蓝色的天空下,不时点缀着的白云在空中飘过来飘过去的晃悠着,犹如一个迷茫于前路的孩子一般。带着丝丝凉意吹过的缕缕秋风捎来了几片远处枫树掉落下的枫叶落在了头发上,显出些许的凄凉。明明离的很远,居然能吹到这里。沉默许久后,不知为何放下了手机拍了拍头上的红色枫叶,让白色的机体在脖子前随着走动而不断晃动。身体转了个方向后,迈开了脚下的步伐踩着木屐于热闹的人群中逆方向走着。是时候...该回黑手党了。

评论
热度 ( 5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