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时间线003.

003.

做完每日例行的5-4扫查后,萤丸奉审神者的吩咐拿着玉钢、冷材料等资源去刀匠那里锻刀。

刀匠接过了萤丸手上的资源,将东西扔进了火炉中厚,便倚靠在墙壁上,看了看火势后沉默了很久。在很长时间后才像是下定决心的转头对着身为近侍必须得留着看火的萤丸说了一句话。

“……抱歉。”

或许别人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萤丸他知道,萤丸知道他究竟是在为什么而道歉,所以萤丸并没有说什么话。

“……你一定怨恨我吧。”再次过了很长的时间,如同一个世纪。刀匠才开口说出了他的第二句话。

萤丸看着他,低沉着声音算是承认的“嗯”了一声。正如刀匠自己说出来的一样。萤丸的确是有些怨恨他的,但是他并不想说什么“我恨死你了”“我要杀了你”啊之类的话。因为在萤丸的眼中。这些话并没有什么意义。

能杀得了就杀。为什么那么多废话。说了那么多废话最后没杀了不还是丢人现眼吗。

“哎……”空荡的只有两个人的锻刀室,刀匠无奈的一声叹息在锻刀室中显得格外的突出。

萤丸静静地看着他从火炉中拿出了一堆铁后一只手拿起那把叮叮当当的锤子敲个不停。说实话,他在这个本丸,就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连自己的未来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存在都感到迷茫。可能他连存在都不被需要着。也可能他的存在。

只是被奴役着,作为一把刀。

“好了。”

不知不觉中,叮叮当当的声音停止于耳畔。刀匠缓缓的放下手中的锤子,将新的刀递给了他,带着疲倦的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去给她吧。“

萤丸愣了愣后朝着他点了点头,直接拿过了,刚想去审神者的房间,刀匠的声音又再度的响起。

“有的时候,不要太过于执着了。

“你不需要害怕,你会有一个好的结局的。

“当然,如果你愿意相信的话。”

萤丸听见了这段话,只是顿了顿脚步,便不在停留。

只是他没有听到刀匠最后的一句话。

是什么呢?

……

“如果你能活到那个时候的话。”

--------------------------------------------------------------

这张算是做铺垫了,不懂得可以问问我。

不知为何挺喜欢这样的刀匠先生。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