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时间线03.

03.

审神者终于到了6-1,在那一瞬间,审神者叶有些不敢相信。直到她的大脑接受了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后,她再也忍不住的抱着萤丸的大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萤总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婶婶没有白疼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然后。

整个本丸差点闹起了水灾。

当然,这是说笑的。还不至于那样。

总之为了庆祝好不容易到达了6-1,审神者决定让大家开开心心的一起开一个派对。这么吩咐下去了之后,审神者满面笑容的去了现世,说是要去采购些东西。

于是在审神者出去之后,本丸里混乱的场面如下。解说人萤丸。

短刀部的小朋友们在一期一振的监督下踢着审神者装逼时所用的足球,分成了分别以乱藤四郎、今剑为首的白黑两队,踢得不亦乐乎。

解说人萤丸悄悄的佩服起了踢球还穿着高跷一样的鞋子的今剑同学的平衡力。

打刀部的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以及蜂须贺虎彻为一桌拿着审神者无聊时消遣用的扑克,嘴里喊着"三带一。""2炸!"之类的打起了牌来。

太刀部的依旧是被审神者称作是作死小老头的鹤丸国永先生手中拿着飞扬的上面画有鬼脸的白布奔跑着,他的后头跟着的则是拿出了本体刀大叫着”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白色的布最难洗了!“就差冲上去砍他几刀的烛台切先生。以及发出不明的哈哈哈用审神者的话来说就是相当魔性的小声的三日月宗近。

大太刀部依旧只有萤丸自己与太郎太刀以及石切丸,不知为何审神者似乎卡次郎先生卡的要死不活的。

然后。和平的一天就过去了,大家开开心心的过完派对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洗洗睡了。

………………

怎么可能呢。少年莫要太天真。

萤丸看着眼前的四个脱光衣服跪在门口没有睡觉的刀,这么发出了感叹。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就得追溯到今天下午审神者刚刚出去的时候了。

打刀部的和X守,大X守,加X,蜂X賀选手们打牌打得十分激烈忘乎所以。

激烈到了脱衣。

首杀大X守一脸和善笑容的看着他的“加X儿子”脱下了外衣,第二轮加X清X不甘示弱的扳回一句。第三轮莫名被加X指明脱衣的和X守不服气的脱下了外衣在第四轮将矛头指向了一件也没脱的蜂X賀。

整个牌局昏天黑地,惊天地泣鬼神。他们忘我的打着牌。

直到审神者拿着手中的塑料袋欢乐的回来后大喊一声”我回来了——“的打开了门看见了几个半裸男尖叫了一声立即大喊着”变态!!!“并拿出了手机拨打110,还随手抄起了加X脱掉的高跟鞋向着不知所措的几个人砸去。并精准的砸到了脸上的故事。

最后审神者惩罚了这些个人不许参加派对后,与其余的刀剑们在本丸内玩着唱着的悲惨结局。

"萤丸——快来了啊!"爱染在本丸内朝着坐在门口暗自幸灾乐祸的萤丸挥了挥手招呼他一起吃火锅。

"嗯。马上来了哦。"萤丸朝着里面应了一声便向里面走去并且还随手好心的关上了门。

风萧萧兮易水寒,主上!我们错了!!

此为门外裸身跪着的几人的心声。

评论
热度 ( 9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