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鹤辞花间》

其实华山也不是真的打不过武当。

要是他认真起来的话,大概武当也是按捺不住他的。

可是初次见面的时候,究竟是为何才会输给武当呢?

华山坐在花满楼上那靠窗的位置,看着杯中的酒思考着这个问题。明明不是打不过啊,怎么第一次就会输呢?

回想当时的场景,华山看着武当,姿势颇为随意的站着,仿佛就是根本不在意武当的模样——因为他凭借着他的经验,一眼就看出武当是一点出剑的意思也没有。不出剑,能打什么,再怎么打,还不是给自己狠狠的摁在地上摩擦?这么一想,华山就觉得更无所谓了,甚至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百般无聊的看着武当的动作,甚至是剑都未出鞘。

寻常人若是见了华山这样,早已愤怒的一剑下来了,可华山看对面的那人似乎是一点也不恼的模样,不止不恼,甚至感觉还有几分憋笑的模样。

华山见武当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圆形的小东西时,也是想笑出声的,因为在他遇见过的武当弟子里,那八卦就没有能够定的住他的,主要不还是靠着剑术来战的。这小道长怕是还没有过实战吧?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华山是万万没想到了,这八卦一出来刚刚好就定住了他正移动的身形,然后自然而然的将华山身上的钱袋子给拿了去。随后悠哉悠哉的走人不止,口中还道。

“师伯说啦,你们华山欠钱不还,反正我看你还有钱袋子,这里面还有一些。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收着去交还咯。”

武当话音才刚落,华山的禁锢就接除了,解除的那一秒才下,转眼华山已经移动到武当的所在地方,按照他的预计他将会拿走他的钱袋子。可没想到的是,他的确是到了武当的位置。但就在他到的那个瞬间,不等他反应,转眼武当已经到了距离百步的屋上,一手挑着个钱袋子转呀转呀,一手则背着笑盈盈的向下撇了华山一眼。

“别费劲了,你打不到我的。你输了。”

华山多识货啊,这一露相这立刻明白了是武当门派之中独有的算字诀。虽说常年来因为需要计算的东西太大,导致并无几个人愿意去学,甚至学的也没有几个学的透彻深入的,但是…

华山看着顶上那占着地势欺负人的武当小天才,不免觉得有些想笑,倒是没想到武当派那小天才竟然是这个性格了。

不过华山再一看那人长得不大,约莫是十四五的人,穿着武当的校服,神采奕奕的站在那儿笑着,只觉得这赢了的模样甚是好看。好看的导致他连被抢了钱袋的事也忘了,只剩下了满脑子对于武当是否都是这么好看的疑惑。

算了,你好看你有理。

就算你赢了,钱袋子也给你吧。不跟你计较了。

谁让你长得好看呢。

华山想。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