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鹤辞花间》

其实华山一开始不是用那把剑的。

他的剑在一次和暗杀者对打的过程中被对方给断了,要不是当时武当路过,虽说能逃脱,但指不定会被人打的多狼狈。

对于武当来说,虽然他不擅长于打架,不过就他那把华山无数次摁在地上摩擦的经验,对于这暗杀者都无须太过在意,只是几个八卦过去,便送人回了老家。

打完之后,华山正要离去,却见武当拽住了他的衣袖,低眸看了一旁的死人一眼道。

“你的剑坏了,没剑难防这些贼人。更何况刚刚卦象也说即刻动身不妥当。”

可华山显然是正急着赶着去做什么的模样,武当想了一想,便将手中长剑一柄扔到华山的手里,华山一见顿时有些懵了,似乎上次他假意要顺走武当的剑时,这人还追着他揍了好一顿,怎么这会儿就肯借他了?

武当看华山那神情就知他想的什么了,当下掏出了惯用的折扇展开掩了半边面,撇了他一眼后道。

“我有八卦就能揍的你满地找牙了,还需在乎有无长剑防身?”

这话中的嫌弃和骄傲让华山差点没忍住一巴掌给盖上去,可惜,全是大实话,有气也没处发。更何况说完这句武当就走远了,想追也追不上,以及现在自己还有要事在身,华真真师姐的任务还没完成呢。这么想来也就没时间拖耗了,思绪到此,华山也立即转身就走,不再停留。

远去的武当刚过转角,靠墙而依的云梦便出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只见云梦撇了他一眼,说道。

“可以吗?没记错的话,这是你师伯赠你的。可是门派内的藏宝。”

只见武当突然就笑了,他摇着扇子,望着华山离去的方向,毫不在乎的将衣袖一挥随即祭出了八卦道。

“有什么,送我的就是我的了。我爱怎样怎么样,他们管不着。更何况我主修八卦,剑术一行我无天赋,拿着宝剑也是浪费。”

这是回答上一句的,一阵微风席过带来了些许凉意,武当一抖手将扇子合起,视线已全然放在了停止运转的八卦之上。

“更何况本身我会现在出现在这里,就不是个巧合。”

评论
热度 ( 37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