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黄别】兵戎相向

私设高亮:小别单方性转(本来想叫刘筱别但是一些原因就没用了)←带兵出征。

          写的不是很好。

           设定走的大概是古风。

           其实这是生贺,虽然看不出来。x

           写了这么多,男主角还没出来系列。

0.1       

众所周知,微草刘府有一小姐,娇小身形黑色的长发也是生的秀气,就连名字也随着相貌似得清秀好认,是叫刘小别。虽说这刘小别呀,实打实的是个大家闺秀,但见过她在战场上模样的,都不得不得老实的弯下腰来拱手恭恭敬敬的叫声“刘大将军”。叫的那若不是他人知晓,定是认为非是身高八尺的粗狂男儿不可。

也倒是还有人真就有将之误认男儿,也是这原因,倒是让人隔壁袁家的长少爷袁柏清笑上了不少日子,直到某日军营中训练双人对打鼻青脸肿的归来后,这才不敢再开口。这狼狈的模样可是惹得柳家那一同上阵的柳非小姐笑道:“可是让你别说人小别的坏话了吧?”

见人幸灾乐祸的如此明显,这袁柏清倒也不尴尬便大大咧咧的直接坐了下,不仅这样还一副愤愤的模样在一旁使劲的嚷嚷:“这不就随口说说嘛这是,至于打的这么狠吗!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下手的比男的还重,可打的比我师父还痛,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柳非见这人也没长个记性,就也毫不留情的踢腿便是朝人的腿上那么一踹,仿佛是听不见人嗷嗷大叫似得,转身就丢下了还在原地疼的直吸气的袁大少爷,就这么走了。

不过也确实这刘家的大小姐啊,在这军事武道上的造诣也实在是高,那祖传下来的“追魂”光剑一套下来,耍的那叫一个快狠准,看的人们眼花缭乱,哪怕是纵眼整个荣耀大陆的剑客,能与之匹敌的,哪怕是男子,那也是没有几个。

但打巧的是,能匹敌的那几个中,正巧的有一个就是在那与微草成敌对关系的蓝雨了。而那人的名字,别说是在蓝雨,就是在这整片大陆上那也是个响当当的名号——对,正是那蓝雨的带兵将军“剑圣”黄少天了。

而这人呐,正是本故事的第二位主角了,要说这两位主角之间的关系,那就是比作微草与蓝雨之间关系也不为过,至于那是为何…怕还是得从头讲起了吧。

0.2

那时刘小别还未当上将领,的的确确的是个大家闺秀,不过相比起其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而言,刘小别更喜爱剑便是了。而同样身为女儿家又自幼学习射术的柳非,就和刘小别的关系相当不错了,两人有着共同话题自然就聊的开,而柳非也喜欢平日去街上一逛,虽说刘小别对此兴趣并不大,但是她也不是会拒绝人的主儿,也就顺便拉上了一旁无所事事的袁大少爷一同去逛了。

街上灯火倒也亮,毕竟正是晚间正值人多之时,来来往往的人群象征着微草国度的繁华,刘小别、柳非、袁柏清三人结伴而行顺着人群流向随意的走着,实在不说女孩子家的那购物欲一旦起来啊,那叫一个恐怖。这柳非左一个右一个,大包小包的全往被强行拉来做苦工的袁柏清身上挂。挂到最后这实在是撑不下去的一口一个姑娘娘的喊:“柳非奶奶!行行好!臣拿不下了啊!”

刘小别听了看着眼前仿佛已经融入物品中的袁柏清,颇为心疼的甩了一句加油来把人呛得踉跄,柳非见了,只是学着刘小别平日的口气,冷冷的看了眼楚楚可怜的袁大少,哼的丢下了一句:“正好训练你的臂力。”

…女人是世界上最残酷的生物,而柳非,则是最残酷中的最最残酷。感受到了身上沉重“爱”后的袁大少发出了对人生、柳非的思考以及感慨。

正走到一家酒楼之前,一处突兀响起的敲锣声瞬间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只见台上敲着锣的人也算是经验丰富,见人都看向此来也不浪费时间,摆着张笑脸表示大声的吆喝道。

“——哎,各位各位,走过路过可千万别要错过啊!醉阳楼的第十次比武大会现在隆重开始——!便可获得由醉阳楼百年的独家特制仙酿咯!”

“什么?特制仙酿!”

听到这话,本像个腌茄子似得袁柏清刷的便站的好比他家后院种下的松柏,猛的精神起来就想丢下肩上的东西跃跃欲试,只见一旁的柳大小姐一个眼刀子过来又吓得缩回了脑袋,颇是委屈道:“这不是…我师父这几日归隐回来要来探望探望我们么,他老人家可喜欢这的仙酿了…孝敬孝敬他嘛。这…要不刘小别你替我上呗!反正你个男…呸!你武艺高超剑术了得,就连国君也对你欣赏不已,您就大小姐有大量,帮帮小的这一次?”

这袁柏清吧,倒也不辜负了他“活宝”的称号,瞧这一边还在先生嘀咕呢,这另一边就扛着东西开始楚楚可怜的给刘小别送来了个小眼神,看的刘小别除了想送他个白眼外,就只剩想直接一脚踹他脸上的想法了。但好歹也是有身份的大小姐,出门在外还是在意形象的。最终也只是送了个白眼过去而后丢下了句晓得了,便从一旁抽出了她那惯用武器——名器“追魂”,踩着轻功便上去了。

此次上台目的的确是为了拿取仙酿,毕竟在那人还未隐退之际,身为袁柏清好友,又确实是有着不俗功底的刘小别在平日中多多少少也是有受到人的照顾的。虽说那位姓方的前辈教导人的方式跟他本人的性格似得,让人觉得有些不太靠谱,但实际上也并不尽然,每次的指导都是确实点到点上的——例如曾经每次刘小别的出剑过快。

于是对于这位性格上有些孩子气的前辈,不说他对微草做出的贡献,当就是对刘小别个人的帮助,刘小别自然也是心存尊敬与感激的,纵然袁柏清不求她她也会去帮忙。

但说到这也只不过是目的的一部分而已,除此之外,刘小别心下打的另一个主意,那便是在这场比武大赛中,好好的感受一下自己最近剑术与和名剑“追魂”之间的契合如何了。

刘小别站在擂台上,此时她对面站着的是一位身高九尺手握大刀的粗狂大汉,两人站在台上单是于视觉上就是一次强烈的对比了。显然是见了来人是这么个瘦弱娇小的姑娘,大汉与看台上的观众顿时哄的便笑了开,在这满堂的笑声下,大汉的自信明显是又涨了几分,他看着眼前的刘小别,还仿佛是调戏似得问道:“小姑娘,你莫不是将这擂台当做是隔壁那买脂粉的地方吧!你那细皮嫩肉的,别是打伤了到时还得索取补偿费呢!别要丢人,还是自己下去吧!”

台下的笑声顿时更大了,甚至是有些看着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大笑着附和着大汉说的话道:“就是啊!姑娘家家的还是下去吧!看这模样,小心一刀下去那可不怜香惜玉的哟!”

“就是啊哈哈哈!”

“女儿家的哪能和男人比嘛,又不是那嘉世的沐橙将军与烟雨的云秀国主,还是别丢这个人的好啊!”

“还是下去吧!”

听着这噪杂的议论,刘小别倒也不恼,只是神情淡漠的握着“追魂”,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进去的一般朝着对面的大汉冷声道:“开始吧。”

大汉一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彻底无视,自认为是丢尽了颜面,一怒之下也就全然不顾了,起身刷的提刀便是一砍,来势之汹让围观的群众都不由得一声惊呼,心下叹道,这下那性傲的小姑娘可是白讨苦吃咯…

评论
热度 ( 9 )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