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all黄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时间线.008

  “吱——”

  木门被推开时摩擦的吱呀声响起,明艳的阳光照亮的屋子内,面色淡然的人儿自桌前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向来人问到:“准备好了吗。”

  门屋外的大和守安定在听到后立即朝着面前的人低下头来点了点,开口应答到:“审神者殿下,刀解需要您的指使和在场。所以——”

  甚至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面前的审神者皱着眉头神情满是嫌恶的起身打断了安定的话:“走吧。”

  “…请随我前来。”

  看着径直越过自己的审神者,安定低着头没有停下的接了下去,听着屋外的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若是此时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的是那被碎发遮住的...

2017-04-07

关于时间线这篇文章

如题,关于时间线这篇文章我想我需要澄清一下。

时间线他这是属于一个比较庞大的剧情,他是分为两个萤丸的遭遇,而两个萤丸所遭受的不同一切也会引发不同的故事。在时间线00中的萤丸显然是在一个不好的审神者的阵营中。而这个审神者我之后我进行说明目前就不剧透太多,我只能说从00这边线我要折射出的本来不是一个日常向的可爱故事,他牵扯到太多的东西也有一些包括我对刀剑这个游戏的思考,而时间线0中大概反应出来的则是我在玩游戏中的那种模样,是属于温馨向的小日常。只是不论是0还是00他们之后都会互相的涉及到对方,而这个涉及的线索就是萤丸为什么是萤丸请听我到时候的扯淡。那么谢谢理解,近期更新预告。

2017-04-06

准备再捡捡以前的时间线了,虽然这个故事的世界线有点复杂。……但是我还是想写下去,差不多到了喜欢的地方了!

2017-03-06

《那年繁花。》

    爆破弹、闪光弹、烟雾弹。 百花缭乱不顾一切的丢掷着技能弹,掩护着落花狼藉的身影。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影之中,一叶之秋仅剩下的半血正随着时间迅速的流逝,其余的嘉世选手们也快要支撑不下。而在百花缭乱掩护下的落花狼藉当即开启了技能狂暴!双目猩红举起重剑葬花向一叶之秋劈去!血花飞溅着双方交换,和一个不停进攻开启了狂暴的狂剑士的攻击下与人换血,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结果呢? 答案是——

    一叶之秋倒下了,嘉世倒下了,嘉世……输了。 但百花战队获得了冠军!! 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时候啊!现场的百花粉丝们疯狂的挥舞着双手迎接着他们凯旋的选...

2017-03-05

《那年繁花。》

    和煦的微风吹拂过脸颊,给人以最为舒适的抚摸感触,白色的棉云在空中晃晃悠悠,就像是庭中散步的闲人一般懒散,轻柔的阳光铺在了大地,是只有在春天中才会出现的美好。

    阳光照在了一旁偷懒的张佳乐身上,显得他的面上也是几分稚嫩。在这片本该宁静的清晨,他的身后却传来了破坏意境的声音。明显是闲得有些发慌的张佳乐,在听到了那些哐啷哐啷捣鼓东西的声音时,也不由得有些疑惑转过身去看向那不远处的身影,他也没几分正经的朝着忙碌的问道:“嘿,大孙。你这是干嘛呢?”

    孙哲平抬着一台电脑,面色平淡,几步便从张佳乐的面前走过,也不带停下。但...

2017-03-01

时间线007.5。

从上次国行带着萤丸去看萤火虫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大概一个星期了。

这个期间,萤丸总是会看见国行与爱染时不时的来到这里看望他。并给他带

来一些金蛋蛋……爱染是偷偷这么称呼的东西。萤丸因为审神者从来没有给

过他,所以也就什么也没见过了。但即使这样萤丸也不太相信爱染的话因为

他知道爱染会喜欢给东西取个外号,所以当他问国行的时候,国行伸出手来

揉乱了他的头发后,轻声告诉他那叫做军装。然后十分细心的给萤丸讲关于

军装之间的差距。比如绿色,银色,金色哪个好。军装都分那些个类型等

等。

总之萤丸现在的生活大概是过的很充实很开心的吧。

——那也只是萤丸这么想着了。

明石国行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

2016-08-10

时间线。07.

真的是很奇怪哎。


明明前几天还是那样子难受…居然就在一个晚上就完全好了吗?萤丸有些不

解的看着手中的本体,将其翻来覆去的左看看右看看。知道一旁连一向以好

性子著称的安定都受不了了,来催了。这才招呼着同队的队友们一同出发。


忘记说了,因为前几日揪心的难受在一个晚上就转变成了开心这样的情

绪,所以萤丸今天非常有活力的重新向审神者申请去5-3,而一向疼爱自家

刀剑的审神者在几番询问看见萤丸真的没事并且执意要求后,就十分爽快的

同意了。


这次的任务是——小狐丸!


本队战友是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鹤丸国永,萤丸,以及——莺丸。似乎

挺庞大的。但就算这么庞大的队伍,对于...

2016-08-10

随便瞎写的。

 ——我决定了,雷姆。

在听到人的话后出于习惯性,仿佛像是鼓励人说完一般了的答应声是后,眼前的少年朝着所在的方向伸出了手来来,续接着上面未完的半句话语。

——和我一起逃走吧。逃到天涯海角。

……哎?

十分疑惑而又不解的看着丝毫不理会自己反应,继续不断说着接下来准备计划的少年,中途几次想要打断人的话而发出声响并朝人所在的地方迈向前了一步,却没想到根本是毫无作用,对面的人仍然还是在不断地在说着,不仅如此,还伸出了一根手指放在我的面前,自顾自的这么说了下去。

心下有些着急的伸出手来,终于打断了其对于他计划的描述。用着不太确定的口气,十分认真地看着人的模样,抬起手置于胸前,有些担心跟人说着话。是真的要...

2016-08-05

可以把手当成叉子。

抓起食物一并塞入嘴巴里。

什么都不要管,就这样贪婪的咀嚼下去。

然后到最后让后悔变成讨人厌的水孩子从眼睛里跑出来。

看看自己忘了什么。

直视他。

直视恶魔轻蔑的笑容。

然后把那无用的魂体供奉出去吧。

那就把剩下的身躯分成两份吧。

一份献给名为赫拉的女人,一份献给那厄洛斯的男人。

让嘴巴吐出那散发着酸臭味的文字。

身体舞动出不被接受的迷乱。

然后轻轻地呼喊着迷途的孩子,一点点榨干他们的思想。

让那愚昧的神识全部都抛弃到欲望池外。


看。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2016-07-02

黑夜在咬着白天的嘴巴。偷走了白日的活跃。
并把它撒到了遮蔽了真相的黑幕上。
于是就有了星星这种虚假的产物。
没有人能把它撕碎。
只能等那名为白日的公主苏醒。
希望才会牵着她的手,伴随着冬日的蝉鸣一起降临。

2016-07-01
1 / 5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