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的透明人

一个废人。吃刘小别/敦镜不r18/周泽楷相关,产物随心所欲。爱写啥写啥,写的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放屁。

关于时间线

我想问一下这个还有没有人想看……或者想知道大纲的,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彻底坑了(……)有的话我就看看要不要继续写或者把大纲丢出来让大家知道知道结尾???

2018-07-07

《鹤辞花间》

其实华山也不是真的打不过武当。

要是他认真起来的话,大概武当也是按捺不住他的。

可是初次见面的时候,究竟是为何才会输给武当呢?

华山坐在花满楼上那靠窗的位置,看着杯中的酒思考着这个问题。明明不是打不过啊,怎么第一次就会输呢?

回想当时的场景,华山看着武当,姿势颇为随意的站着,仿佛就是根本不在意武当的模样——因为他凭借着他的经验,一眼就看出武当是一点出剑的意思也没有。不出剑,能打什么,再怎么打,还不是给自己狠狠的摁在地上摩擦?这么一想,华山就觉得更无所谓了,甚至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百般无聊的看着武当的动作,甚至是剑都未出鞘。

寻常人若是见了华山这样,早已愤怒的一剑下来了,可华山看对面的...

2018-04-16

《鹤辞花间》

其实华山一开始不是用那把剑的。

他的剑在一次和暗杀者对打的过程中被对方给断了,要不是当时武当路过,虽说能逃脱,但指不定会被人打的多狼狈。

对于武当来说,虽然他不擅长于打架,不过就他那把华山无数次摁在地上摩擦的经验,对于这暗杀者都无须太过在意,只是几个八卦过去,便送人回了老家。

打完之后,华山正要离去,却见武当拽住了他的衣袖,低眸看了一旁的死人一眼道。

“你的剑坏了,没剑难防这些贼人。更何况刚刚卦象也说即刻动身不妥当。”

可华山显然是正急着赶着去做什么的模样,武当想了一想,便将手中长剑一柄扔到华山的手里,华山一见顿时有些懵了,似乎上次他假意要顺走武当的剑时,这人还追着他揍了好一顿,怎么...

2018-04-15

【黄别】兵戎相向

私设高亮:小别单方性转(本来想叫刘筱别但是一些原因就没用了)←带兵出征。

          写的不是很好。

           设定走的大概是古风。

           其实这是生贺,虽然看不出来。x

        ...

2017-09-12

时间线.008

  “吱——”

  木门被推开时摩擦的吱呀声响起,明艳的阳光照亮的屋子内,面色淡然的人儿自桌前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向来人问到:“准备好了吗。”

  门屋外的大和守安定在听到后立即朝着面前的人低下头来点了点,开口应答到:“审神者殿下,刀解需要您的指使和在场。所以——”

  甚至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面前的审神者皱着眉头神情满是嫌恶的起身打断了安定的话:“走吧。”

  “…请随我前来。”

  看着径直越过自己的审神者,安定低着头没有停下的接了下去,听着屋外的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若是此时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的是那被碎发遮住的...

2017-04-07

关于时间线这篇文章

如题,关于时间线这篇文章我想我需要澄清一下。

时间线他这是属于一个比较庞大的剧情,他是分为两个萤丸的遭遇,而两个萤丸所遭受的不同一切也会引发不同的故事。在时间线00中的萤丸显然是在一个不好的审神者的阵营中。而这个审神者我之后我进行说明目前就不剧透太多,我只能说从00这边线我要折射出的本来不是一个日常向的可爱故事,他牵扯到太多的东西也有一些包括我对刀剑这个游戏的思考,而时间线0中大概反应出来的则是我在玩游戏中的那种模样,是属于温馨向的小日常。只是不论是0还是00他们之后都会互相的涉及到对方,而这个涉及的线索就是萤丸为什么是萤丸请听我到时候的扯淡。那么谢谢理解,近期更新预告。

2017-04-06

准备再捡捡以前的时间线了,虽然这个故事的世界线有点复杂。……但是我还是想写下去,差不多到了喜欢的地方了!

2017-03-06

《那年繁花。》

    爆破弹、闪光弹、烟雾弹。 百花缭乱不顾一切的丢掷着技能弹,掩护着落花狼藉的身影。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影之中,一叶之秋仅剩下的半血正随着时间迅速的流逝,其余的嘉世选手们也快要支撑不下。而在百花缭乱掩护下的落花狼藉当即开启了技能狂暴!双目猩红举起重剑葬花向一叶之秋劈去!血花飞溅着双方交换,和一个不停进攻开启了狂暴的狂剑士的攻击下与人换血,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结果呢? 答案是——

    一叶之秋倒下了,嘉世倒下了,嘉世……输了。 但百花战队获得了冠军!! 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时候啊!现场的百花粉丝们疯狂的挥舞着双手迎接着他们凯旋的选...

2017-03-05
1 / 5

© 澄澈的透明人 | Powered by LOFTER